您的位置: 单机 > 原创 > 专栏
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
  •       当我们回顾整个人类科幻史的时候,不难发现,随着时代和人文环境的变迁,人们对于科幻本身的定义一直在发生拓展与演化。从玛丽·雪莱的《弗兰肯斯坦》到刘慈星的《三体》,人们对于科幻这一概念始终莫衷一是。   其中,我个人最喜欢的,是艾萨克·阿西莫夫对科幻所下的定义:“科幻可以被认为是一种,人类在面对科学以及技术变迁时所做出反应的文学写照。”简单来说,就是有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便产生什么样的科幻作品。  这也是为什么,人们承认《真实的故事》是最早的科幻作品的原因之一。早在星际战争、外星漫游等概念无异于神祇传说的古罗马时期,有关天文以及历法的研究就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,这也让琉善(Lucian of Samosata)能够结合当时的天文学知识和神话元素,去创造出颇具星际科幻色彩的作品。

    2019-09-23 11:03:29
    0 太空棕熊
  • 一八八九年九月二十三日,任天堂正式成立于日本。 任天堂这可能是目前为止成立时间最早的一家游戏公司,当然,在日后的【游戏历史上的今天】里,很可能也不会出现比这更早的了,毕竟,任天堂在上上个世纪的时间里,所做的是一些和游戏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。最开始的任天堂是一家卡牌公司,由山内房治郎成立,主要的营业内容就是生产并销售花牌,也正是次年年底,第一家Nintendo Koppai的销售店正式开业,虽然当时日本政府禁止各种可能与赌博相关的纸牌出售,但花牌不在此列,于是借着这一次政策红利,任天堂赚取了自己的第一桶金。 花牌这之后的任天堂度过了一段非常平稳且漫长的时间,期间因为政策放松的原因而进入了纸牌市场,公司也一度更名为Nintendo Playing Card,甚至还举办了名为Nintendo Cup的纸牌比赛。而转变的

    2019-09-23 10:40:26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二日,Enix正式成立于日本。 Enix就像绝大部分我曾经聊过的游戏公司一样,Enix也是一个半路出家的游戏公司。当然,在那个年代的绝大部分游戏公司都是如此,其基本原因我们可以简单归结为,电子游戏的新时代到来,而想分一杯羹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。不过这也只是个简单的归纳,并不能详尽说明,毕竟今天的主题并不是这个,倘若下次有机会,倒是可以深入聊聊,但现在,还请把目光放回Enix的身上。Enix的前身是由福岛康博所创立的営団社募集サービスセンター,也被叫做Eidansha Boshu Service,是一家发布房地产信息的报社企业。在一九八零年的二月,Eidansha Boshu Service建立了一家子公司,次年,该子公司更名为Eidansha Systems,Eidansha Systems的主

    2019-09-22 23:39:11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,《文明5》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。 《文明5》《席德梅尔的文明5》对于整个“席德梅尔的文明”系列来说,其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。这不仅是制作方Firaxis Games被Take-Two收购后,制作的第一款“席德梅尔的文明”系列游戏,更是整个系列生涯中,少有可以不去考虑版权问题的一作,同时也是变革巨大的一作。 《席德·梅尔的文明》当然,如果要说清楚有关于“席德梅尔的文明”系列的版权与被收购的事情,我们恐怕得把目光转向过去,一直回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。席德·梅尔与Bill Stealey在一九八二年创立了MicroProse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开发飞行模拟游戏,直到一九八七年,第一款前缀有着席德·梅尔姓名的游戏:《席德·梅尔的海盗》诞生了,也是从款游戏开始有了日后将席德·梅

    2019-09-21 14:16:47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,《火炬之光2》正式发售于Windows上。《火炬之光2》说起DiabloLike这个类型的游戏,那么一定会提及暴雪娱乐、北方暴雪与“暗黑四巨头”之间的恩怨情仇。虽然说往事莫提,但既然要说道说道关于《火炬之光》的故事,那么自然也免不了俗,就不妨让我们把时间点挪到“暗黑四巨头”离开北方暴雪的时间段。北方暴雪的创始人David Brevik、Max Schaefer、Erich Schaefer和Bill Roper众所周知,在北方暴雪还叫做Condor的时期,《暗黑破坏神》其实就已经接近完成了,之后被暴雪收购,《暗黑破坏神》大受欢迎,于是北方暴雪基本上就开始专注于这个IP的开发,《暗黑破坏神2》更是将这个IP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,随即,《暗黑破坏神3》的开发进入日程。当然,那个时候的《暗黑破坏神

    2019-09-20 17:51:53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对于游戏来说,发售前的宣传期是十分重要的。每年三大游戏展上往外扔各种“与实物不符”的宣传片已经是常态了,而每每到了这个时候,对于宣传片的讨论总是此起彼伏,从宣传片的播放次数与赞踩比上也可以看出游戏的热度究竟如何。于是我们想要和你聊一聊,聊一聊有哪些游戏你看过宣传片就期待爆棚的?末药 《死亡搁浅》天下第一! 这种由所有玩家玩家所参与建立起来的游戏,让每个人留下自己所曾经探索过的足迹,通过留下的道具物品间接帮助到其他人,不断变化更新的世界,让人感觉非常的震撼和兴奋。 这让我想起了当初《尼尔:机械纪元》结尾玩家们的存档化作的僚机,牺牲自己辛辛苦苦打出的存档帮助其他玩家,给玩家以自我牺牲帮助他人的悲壮感动,这种感动难以言喻,整个世界就是在人与人的互动互助中所建立起来的,不是吗? 在游戏中能看到主角使用着非常具

    2019-09-20 11:07:57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九日,《特鲁尼克大冒险:不思议的迷宫》在日本发售于SFC上。 《特鲁尼克大冒险:不思议的迷宫》系列游戏经过漫长的发展后,衍生作品的诞生总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。这对于《勇者斗恶龙》系列来说,也是如此。《勇者斗恶龙怪物篇》《勇者斗恶龙元气史莱姆》《勇者斗恶龙:英雄》与《勇者斗恶龙:建造者》都是其中的佼佼者,而今天的主角《特鲁尼克大冒险:不思议的迷宫》更是自成一派,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系列。 《勇者斗恶龙》《勇者斗恶龙4》作为“洛特三部曲”结束后,第一款独立故事线的“勇者斗恶龙”游戏,在堀井雄二、鸟山明与椙山浩一“铁三角”组合的保证下,其质量有目共睹。而游戏中登场的商人角色特鲁尼克更是被CHUNSOFT——也就是之后的Spike Chunsoft给拿了出来,作为“不思议的迷宫”这一全新系列首部作品的主角。

    2019-09-19 20:50:57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一九八六年九月十八日,《王国骑士》在日本发售于FC上。 《王国骑士》如果现在去搜索“王国骑士”这个关键词的话,那么你可能会看到、一本小说、一部漫画、一条百科与SQUARE ENIX出品的《王国骑士:暗龙之怒》。 《王国骑士:暗龙之怒》那么,这个《王国骑士:暗龙之怒》与我们今天要聊的《王国骑士》,除了发行方都是SQUARE ENIX以外有什么关系呢?其实没什么关系……但实际上,却又有那么点儿关系。《王国骑士》(King's Knight)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,由Square与Workss联合开发的一款垂直滚动的STG游戏,游戏讲述了一个王道般“勇者斗恶龙”样式的故事。 《王国骑士》游戏画面虽然是当时Square较少涉足的STG游戏类型,但《王国骑士》的质量还是颇有保证的,无论是在射击还是叙事方面都有着一定的高

    2019-09-18 23:49:38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在网游中打团黑装备是件招人厌的事,这么干的玩家一般轻则被队友指责,重则被踢出公会,再夸张点的,还有可能因行为违规而遭到GM封号。而当黑装备的行径出自一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之手时,一时间,玩家仿佛找到了一个统一的发泄口,长久以来对网游中不良行为的积怨一股脑地爆发了。 9月17日晚,《魔兽世界》“十大”系列视频作者、知名主播“狂人与风”在直播中连续以不当分配方式将“风剑素材”、“火抗鞋”等稀有掉落物品收入囊中,期间多次无视副本战利品分配标准和公会主T的需求,并一度称要从狂暴天赋转为防御天赋,从而将主T的装备顺理成章地分给自己。随后,团队主T愤而退队。黑装备事件传开,“狂人与风”出本后遭到了联盟玩家的追杀,连续被送入墓地。有部落玩家也闻讯赶来,在一旁围观“狂人与风”被追杀的盛况。与此同时,“狂人与风”直播间人气

    2019-09-18 20:09:45
    0 春希
  • 周杰伦的最新单曲——《说好不哭》于9月16日晚11时在各大音乐平台上播出。 这本是一件属于音乐圈和周董粉丝的乐事。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与周杰伦和音乐圈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“假面骑士吧”,却因为这首新歌,被莫名其妙地“爆破”了。爆吧的原因出人意料:在《说好不哭》MV中饰演男主角的渡边圭祐,于最近完结的《假面骑士时王》中出演过沃兹一角。 一时之间,有关“沃兹参演周董新歌MV”的帖子在假面骑士吧遍地开花。有吧友表示最多时,曾有600多贴在讨论这件事。为了吧友的正常交流和沟通,以及贴吧的秩序,吧主联合其他贴吧管理人员开始大规模删帖。 一番整顿之后,吧主保留了有关该新闻的第一个帖子,并置顶作为“今日话题”。同时又置顶了有关讨论“渡边圭祐出演周杰伦新歌MV”的最新公告。 这场引起假面骑士吧骚乱的大事件,似乎就这样被“大事化小”

    2019-09-18 16:15:08
    0 店点
  • 说起日式RPG游戏的典范,轨迹系列作品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存在。除了系列作品凭借优秀素质成为玩家有口皆碑的佳作外,回根溯源时也会发现轨迹系列和日式ARPG游戏的开山鼻祖作品《Dragon Slayer》也是一脉相承。首款作品发布于1984年的《Dragon Slayer》是日本业界公认的ARPG游戏开山之作,系列续作《Dragon Slayer II-Xanadu》(迷城国度)更是拿下了日本计算机游戏史的最高销量。但是创历史的销量却未能挽留住制作人木屋善夫,而后续作品的质量也处于乏善可陈的那一种。这种情况直到第六部作品《DragonSlayer VI-英雄传说》推出后,该作品终于在市场上重新获得了玩家的青睐,于是开发商Falcom立刻决定将英雄传说单独发展成一个新的系列,这也就是轨迹系列初代作品《空之轨迹FC》的主

    2019-09-18 13:47:58
    0 廉颇
  •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,《侠盗猎车手5》正式发售于PlayStation 3与Xbox 360上。 《侠盗猎车手5》对于这款游戏来说,发表任何意见似乎都是多余的。毕竟在《侠盗猎车手5》发售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,它就创造了超过十亿美元的销售成绩。而至今为止,《侠盗猎车手5》的销量已经达到了一亿一千万份,成为了整个电子游戏历史上最赚钱的游戏之一。 《侠盗猎车手5》游戏画面《侠盗猎车手5》是由Rockstar North于《侠盗猎车手4》发售之后开发的全新续作,整个开发团队包括了Rockstar North与Rockstar本部的超过一千名员工,游戏采用了因为技术手段不足而被《侠盗猎车:圣安德烈斯》舍弃的多主角游戏模式,并且相较于《侠盗猎车手4》,大幅优化了RAGE引擎的性能,Rockstar North最终给玩家们

    2019-09-17 23:21:53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距离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大型DLC——“冰原”登陆PS4和XBOX ONE已经过去将近一周的时间了。“冰原”作为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的第一款大型DLC,不仅开放了全新怪物等级——Master级,还添加了新地图“永霜冻土”。除此之外,“冰原”不仅设计了独立的新怪物,还将历代《怪物猎人》中一些猎人们的“老朋友”引入到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当中。新设计的怪物有封面怪——冰呪龙;“伟大的存在”——天地煌啼龙等。而与猎人们重逢的“老朋友”则包括了迅龙,斩龙,轰龙,碎龙,雷狼龙等。不少主机猎人们在这一周中玩得不亦乐乎,废寝忘食。 但这只是属于主机猎人的狂欢,而不是所有猎人的盛事。因为PC端玩家想要玩到“冰原”,得等到2020年1月才行。那么在这段PC玩家只能看却摸不到的日子里,他们又在做些什么呢? 很大一部分PC玩家,选

    2019-09-17 14:21:47
    0 店点
  • 这个夏天,《波西亚时光》制作方“帕斯亚科技”过的并不如意。从《波西亚时光》于今年4月份上架Switch至今,这款先前在PC平台上收获IGN 8.0评分,半年多售出30万套的国产游戏佳作,却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口碑危机。据玩家反映,《波西亚时光》在NS平台的第一个版本存在明显的优化问题,比如卡顿、UI模糊等等。帕斯亚科技自己也在微博上坦言,游戏初版本加载时间过长,帕斯亚正在和主机移植方Team17积极沟通,希望能尽快推出补丁解决问题。 不过好在,帕斯亚科技看起来要在今年9月走出这场阴影了。身为《波西亚时光》移植方兼发行方的Team17最近已经将新补丁的制作推进到了最后阶段,帕斯亚一方也难得的在新补丁发布前提前进行了测试——在最初的移植阶段,移植方始终拒绝将NS版的《波西亚时光》提供给帕斯亚试玩,代码也以公司资产的名义

    2019-09-17 11:49:57
    0 春希
  • 在9月11日召开的苹果2019秋季新品发布会上,一共带来了三款新iPhone和新一代的Apple Watch与iPad。首先新一代的iPhone命名为“iPhone 11”回归了数字命名的方式,同时这一代iPhone分为iPhone 11、iPhone 11 Pro、iPhone 11 Pro Max,这也是iPhone第一次使用Pro作为代号。 除了iPhone 11国行的定价为5500元之外,其余两款iPhone的定价和前几代相比其实也没便宜到哪里去。在硬件上,iPhone 11搭载了着重设计与机器学习和低耗电的全新A13仿生芯片,A13仿生芯片采用7纳米制程工艺,内有85亿个晶体管,这也是目前iPhone中放的最多的晶体管芯片,可以看出这一代iPhone的性能将会非常的强劲。在拍照方面这一次的iPhoe

    2019-09-17 11:35:00
    0 鹿野
  •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,《骑马与砍杀》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。 《骑马与砍杀》其实说句实话,最近这些年,有不少“有生之年”都有了回响,千盼万盼的《最终幻想7:重制版》总算有了苗头、念叨着不可能的《鬼泣》出了五、几乎能和G胖比肩的《无主之地3》也发售了,甚至那个要孙子烧给自己的《骑马与砍杀2》都开启了测试,对于游戏玩家来说,今年可能真的是个“文艺复兴”的时间点了。说回《骑马与砍杀》,你真的挺难去想象当时这游戏横空出世的模样,同样,你也很难去想象我把《骑马与砍杀2》的测试码,给到我同事时他的表情——都是一样精彩。 《骑马与砍杀2》在《骑马与砍杀》诞生之前,制作组TaleWorlds Entertainment只是个无名小卒,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来自土耳其的游戏开发商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处女作《骑马与砍杀》轻松拿下

    2019-09-16 19:47:26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《重装战姬》立绘很赞,人设很棒,二次元气息浓厚。与此同时,这款手游还囊括了一个“重型机甲”的概念,并且,这里的“重型机甲”,并不是市面上简单的“战车”、“枪械”等概念。基本上来说,《重装战姬》内的每一套机甲,都包含了制作方充分的想象力。 比方说,游戏中的每一名角色,乘坐的载具都显得颇为震撼,大体分为“守护”、“格斗”、“轰炸”、“爆破”等定位。体现在造型上,也有诸多差异。另外,对于每一名角色来说,玩家都能自定义组装她的“武器”、“躯干”和“下肢”等部位。这些自定义的内容不仅会体现在数值上,在附加的特性和战斗风格方面,也大不相同。而在战场上,这些自定义的模型也会如实地展现出来。 到了战斗中,玩家可以派遣一支4人的小分队,并在4人中随意切换操控。弹幕纷飞的横版画面像极了街机《合金弹头》的风格。考虑到实际情况的不同,

    2019-09-16 12:01:34
    0 廉颇
  •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,Undertale正式发售于Windows与MAC OS上。Undertale对于Undertale——或者说《传说之下》——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译名,所以我们还是用Undertale吧。对于Undertale本身来说,其实并没有什么可聊的,谁又会讨厌这个令人啧啧称奇的游戏呢?你压根不会想到我第一次玩到Undertale时是个什么表情——应该和见鬼了差不多。Undertale游戏画面天知道Toby Fox是怎么做到的。虽然能从游戏的一隅中很清楚看见MOTHER的影子,但MOTHER对于Undertale的影响也仅限于这些斑驳的影子了,Undertale的核心依旧是Toby Fox自身对于游戏的理解。MOTHERToby Fox并不是一位专业的游戏制作人——Undertale更是他的第一款游戏。

    2019-09-15 23:50:00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身在日本这片土地,然后上手《如龙7》确实是个奇妙的体验。TGS的各家展台其实也有着不少类似于“Showgirl”的存在,其主要作用一般就是负责给你递各种宣传资料和拍照,当然,也有一些是纯粹作为宣传展示的,比如世嘉的如龙展台。 当然,抛开展台的布置来说,《如龙7》这次的试玩环节确实非常火爆,究其原因,大概还是因为整个游戏战斗模式的改变。 今年的愚人节,制作组其实放出过一段游戏的战斗系统演示,也正是因为从原本即时制ACT模式到指令式回合制RPG的巨大转变,让所有人都深信不疑这一定是个愚人节玩笑。 直到前段时间《如龙7:光和暗的去向》的正式公布——指令式回合制RPG的玩法被确认,一时间倒也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,对于这样一款从Play Station 2时代延续至今,度过了十余年时光的作品来说,在系列的正统续作上做出如

    2019-09-15 14:00:25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
  •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,《神鬼寓言》正式发售于Xbox上。 《神鬼寓言》就算到了现在,倘若我一旦提及彼得·莫利纽、牛蛙工作室与狮头工作室,那么肯定就会有朋友跳出来非要和我唠一唠,一般来说,话题都会围绕《上帝也疯狂》《主题医院》《地下城守护者》与“他妈的《神鬼寓言》”。 彼得·莫利纽嗨。你看,虽然他嘴上骂着《神鬼寓言》,但却又对它念念不忘,不是吗?毕竟,谁会讨厌《神鬼寓言》? 《神鬼寓言》游戏画面当年,因为对EA的收购而感到不满,完成了《地下城守护者2》开发的彼得·莫利纽随即选择离开牛蛙工作室,与好友Tim Rance、Mark Webley与Steve Jackson联合创立了狮头工作室。 狮头工作室而“知名游戏制作人出走后频频失败”的戏码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,《黑与白》的成功让他证明了自己,但与此同时,彼得·莫

    2019-09-14 19:30:14
    0 银河正义使者